Welcome to Our Website

读品:欧超一夜丨足球是什么?丨“群氓”的胜利丨拯救了足球?丨弗洛伦蒂诺

原标题:读品:欧超一夜丨足球是什么?丨“群氓”的胜利丨拯救了足球?丨弗洛伦蒂诺

今天早晨,曼联、曼城、利物浦、阿森纳、切尔西和热刺均宣布退出欧洲超级联赛,现在英超BIG6已经全部退出,欧洲超级联赛成立仅仅两天之后就寿终正寝。

疫情和隔离,不能阻隔球迷和社会的态度表达,4月20日在斯坦福桥,球场之外的千余球迷聚集,拦住了正要参加和布莱顿联赛的切尔西队大巴,以至于俱乐部技术顾问切赫,不得不走向街头,劝说球迷放行。

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,直接导致欧超动议,至少已经在英格兰被瓦解,曼联、切尔西、利物浦、曼城、阿森纳和热刺,先后宣布退出欧超。

在德国法国俱乐部不参与、英格兰所谓Big6在舆论压力退出的情况下,欧超构想将暂时不复存在。

球迷的情绪起伏,如同波浪,当几家英超俱乐部退出后,旗帜性口号,变成了“我们拯救了足球”。

社会各界的压力,包括梅杰、布莱尔、布朗、卡梅隆和约翰逊几任首相代表的政治声音,逼迫这几大英格兰俱乐部退出,两天时间剧情的跌宕反转,足够说明美国资本推动的欧超构想,完全违背了足球在欧洲是一种文化存在的事实原则。

英国首相约翰逊,有意让前体育大臣克劳奇组织调研,看英格兰足球俱乐部,能否借鉴德甲“50+1”的模式,让球迷在职业足球运行过程中增加其影响力。这次对欧超的全面抗议,已经证明,足球依托的球迷土壤,是能够抗击资本势力侵袭,暂且保全一些足球文化传承的。

足球于欧洲绝大部分地区,归属于不同人群、属于不同社区和城市。欧洲的职业足球,商业元素越来越重,但足球不仅仅是商业。

一百年前,辜鸿铭在观察一战期间,有过对世界大战起因的分析,观点一直被认为有太多偏颇处。其中辜鸿铭将英国的“群氓”逐利,和德国军国主义的自以为是,包含在欧洲文明崩塌的诸多原因内。

“群氓”百年来长久存在,能迸发出来的声音,在不同族群和社会环境里,不太相同。德国足球,“群氓”的力量,对寡头控制职业俱乐部多少形成了一些限制,西班牙和英国,前者还有着严重的贵族社会体系因袭,后者在“自由市场”旗帜下,唯利至上,任由资本去来。

而足球是“群氓”运动,足球在英国属于劳工阶层,在更广国际范围内,属于社会公众。挑战传统未必是坏事,但功利心太过急切、不顾“群氓”诉求的举动,是傲慢、是贪婪,也是愚蠢。

英超Big6的退出,不能证明利益驱动下的豪门伪豪门俱乐部就此偃旗息鼓,只是欧超这一次尝试的失败。10年来,欧超这12家俱乐部的整体收入,翻了一倍,但各自的经营状况,在疫情爆发前,已经极不健康。疫情的打击,以及美国资本的推手,促使了欧超合纵产生。

这些职业俱乐部对利益的追逐,不会停歇,贪婪的资本本性,不会消失。足球借助民意,打败了欧超,然而幽灵不去,未来肯定还会有“世超”、“环球超”、“宇宙超”等等接踵而来。

足球需要从归属本质、组织架构到运营体系,进行全面改革。足球因其受欢迎程度,总能从社会各领域汲取营养,但这种开门吸纳的过程,也会导致本真的迷失。欧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。

皇马主席成为了群嘲对象,然而和欧超其余成员相比,至少皇马主席敢于站出来面对公众、敢于亲口讲述欧超的动议背景和原因。

其余11家俱乐部的老板以及职业经理人,或许没有面对公众的勇气,或许根本不屑于面对球迷与公众。在他们的内心,俱乐部和球迷无关。

弗洛伦蒂诺,以及很多皇马球迷,包括巴萨球迷,是真心认同欧超的,因为如果没有欧超这一类新增收入,皇马巴萨的江湖地位难以为继。弗洛伦蒂诺首先考虑的,当然是皇马的利益。立场不同,自然会呈现出不同的态度。

归根结底,这也和弗洛伦蒂诺20年来“银河舰队”的超高投入模式运行到极限、遭遇曼城巴黎等新贵俱乐部主权基金资本狙击相关。欧超不成,弗洛伦蒂诺得另谋出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